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】(08)【作者:hangyuanfly】
【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】(08)【作者:hangyuanfly】
字数:76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第八章 池塘边的合欢一家亲

  看着不远处朝着河上游走的姐姐,我想我之前真是疯了,怎么能那么做呢?在偷看大姑和爷爷在炕上亲热的时候,没有把持住,居然搂住旁边一起看的二姐,伸进她的裤裆里摸她的下体,还抠进二姐的肉缝里,在里面抽插。我真是混蛋!
  但是,在心里的另一面,却是兴奋的。我摸到了女人的屄!之前只是看到秦婶、大姑她们的屄,大大张开时的样子,以及被阴茎插入后的摸样。但是,这次不同,我自己亲手摸到了,而且手指还抠进肉缝里。那感觉,好嫩,好软,好有弹性。尤其是,肉缝里湿滑的手感,妙极了。那粘液的味道,如甜美的花蜜一般,令人心旷神怡。

  亲姐姐!当我注意到这三个字的时候,小肚子里腾地升起一团火,同时脑子里也响起一个自责的声音,「那可是你的亲姐姐!怎么可以?」。但是随着那团火,又有一个声音,「对那可是你的亲姐姐!刺激吧!」没上学之前,我和二姐经常来这里游泳。我们都是脱光了跳到河里,打闹、嬉戏。那时候二姐的裸体天天看,也没什么。哎!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。

  看着前面越走越远的二姐,幼时她裸体的样子竟重影到现在的身体上。我竟不自觉的站在那,想呆了。那时,她的胸部还是平平的,阴阜上也没有毛,肉缝也没有肉感。

  我回过神来,猛地摇摇头,深吸一口气。感觉这两天看到的男女肉体交合太多了,让自己都着魔了。无论如何也要控制自己,起码不能像刚才那样对二姐下手。那可是,和我在一起玩耍的二姐呀。

 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二姐的身影消失在河上游转弯处那个山坡的后面。
  山坡的后面有个天然的小水塘,一米深,五米多宽的小水塘。虽然跟河连着,但是水塘的水却比河水凉一些。有人说,这下面有泉眼。也有人说,这里背阴照不到太阳,所以凉。

  转过河转弯处的小山,看到二姐蹲在坡上,往下面的小水塘里看。她在看什么?不是要下去游泳的吗?怎么不下去了?

  二姐大概是听到我走过来的脚步声,她小心的起身,猫着腰,走下山坡。
  「我们回去吧。」,二姐拽着我就往回走。

  「哦!」,我本能的被二姐牵着往回走。

  等走过半个小山,我才想起来,二姐不是跟我生气呢吗?这么快就没事了?这不是二姐的性格啊?还有啊,二姐刚才在那蹲着看什么呢?怎么一见我过来,就拉着我走啊?

  再者,现在二姐的脸好有点红啊。这可不是生气的那种红,是粉粉的潮红。我们看大姑和爷爷在炕上那时,二姐也是这般潮红。

  难道?难道二姐刚才在看什么羞羞的东西?要不是我去打扰,二姐也不会下来吧?其实,她对看这些并不反感?

  「姐,你等一下。我去撒尿。」,说着,我尿遁,往小山坡那边走。一定要确认一下二姐在看什么?

  说是山坡,其实也不高,也就三米多高。快到坡顶的的时候,我小心的猫着腰往上走。在二姐刚才的位置,我蹲着往下看。

  池塘边,一对赵家母子。刚才我不是去邻居赵奶奶家要手纸吗。这下面的就是她们家的儿媳妇和孙子。

  母亲坐在石头上。一对饱满的乳房略有下垂。乳晕嫣红,乳头大的如樱桃一般。小肚子上有个蜈蚣一样的疤痕有点吓人。她双腿大大的打开着。阴阜上阴毛茂密,一直密密麻麻的长到屁眼。胯间一片乌黑,这乌黑一直蔓延到大腿根上。
  她的儿子下身泡在水里,双手扒着她的大腿,头埋在她的胯间,卖力的像小狗一样的舔着。就像狗熊在舔蜂巢里的蜂蜜一样。

  天呐!看到眼前的情境,我的脑袋翁的一下炸开了。瞬间,嘴里干的难受,手脚都在不受控制的轻微的发抖,手心都是汗。一对母子赤裸的肉体,儿子小狗一样的舔着自己出生的地方。这不就是母子乱伦嘛!她们可是母子啊!

  怎么会这样?正常的母亲会在儿子面前敞开自己的大腿吗?会让自己的儿子触碰那神秘的肉缝吗?更别说这样的上嘴品尝了。

  虽然,理智上知道这是不对的,是道德所不允许。但是啊,感觉告诉我,看着真刺激!

  大姑和爷爷那是父女乱伦。虽然都是乱伦,但是呢,大姑已是半老徐娘,爷爷更已是迟暮。相对比,下面的母亲青春犹在,脸上没有一丝皱纹,皮肤依旧水滑;儿子只比我大几岁,身量也就比我高一头,还略显稚嫩,却能这般的和母亲亲热,看得不禁叫人神往。

  母亲最神秘的大门为儿子敞开,任儿子索取、舔舐,花蕾分泌的蜜汁通过舌头进入儿子都口中。而这一切本该是他的父亲、她的丈夫的独享,却在此时此刻,被儿子偷偷品尝。

  我恨不得,冲下去,拽开她儿子,自己蹲在她的胯间,舔舐那胯间的人家美味。同时,我也升起一个疑问:无论是爸爸还是爷爷都没有舔过女人的下体,为什么?看着多刺激啊!

  儿子抬起头,喘着气。大概把头埋在自己母亲的胯间,儿子的呼吸也不顺畅吧。他脸色通红,讨好的望着妈妈。妈妈也溺爱的摸着他的头,替她抹去嘴上的粘液。

  如果没有刚才胯间的吸吮,眼前的场景还真是充满的母爱。

  突然妈妈发出「哦」的一声,原来儿子偷偷的把两根手指插入妈妈的下体,并快速的抽擦着。妈妈掐了一下儿子的胳膊,以示作为刚才偷袭的惩罚。但是,在我看来更像是情人间的调情,还有一丝母爱的味道。

  我想,母子乱伦最诱人的地方,可能就在于调情、做爱的同时,母爱也在肉体的交欢中释放出来。本该由母亲和妻子两人给与的爱情和母爱,在母亲一人的芬芳肉体上绽放。好刺激!

  看着儿子的手进出着母亲神秘肉缝中最神秘的花蕾。随着手指的进去,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。母亲下体分泌的粘液,浸渍得手指水淋淋、亮晶晶的。不由得让我想起之前不久我的手在二姐的肉缝里的情境,虽然没有这样的插入,但是,那触感记忆犹新。

  我不由得将那只插入过二姐肉缝里的手指伸到鼻子前面,努力的闻着,虽然已经不可能有任何味道的残留,但是那味道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闻着那手指,仿佛那诱人的芬芳依旧在。

  随着儿子手指在妈妈下体内的进出,妈妈的脸色越来越红,甚至雪白的胸口都泛着桃红。

  听到后面有脚步声,我回头看去,是二姐。我冲她尴尬又讨好的笑笑。二姐向我招招手,示意我下去。但是她没有直着看我,而是看着脚下的草地。不知是,还在生我的气;还是让我知道了她刚才在看什么,害羞了。

  但是,我怎么也起不来身,眼睛不舍得离开下面香艳的画面。二姐见我没有下来,而是看看她又看看那边却没有动地方,皱着眉冲我招手,但是,脸上却蒙上薄薄的一层不自然的红。

  我也冲她招手,不仅没有起身,反而做下。二姐见我这样,叹了口气,走了过来,蹲在我身边。

  「不是去撒尿吗?」,二姐说着掐了一下我的大腿,却没带什么力道。反倒让我感觉很舒服,有一种想要一把搂住二姐的冲动。我吓得忙平复自己,要再干什么出格的事,就不好了。

  「撒完了!」,说着吐出自己鲜红的舌头。换来二姐的一个脑瓜崩。虽然有点疼,但是反而心里很舒服,也痒痒的。好奇怪!

  「那走吧?」,二姐指了指回去的路。虽然,二姐没有正面去看下面,但是,我感觉得到她的余光还是瞟着的。尤其是她的脸蛋更红润了,呈现淡淡的桃花色。
  「等会儿嘛!看她们撒尿。」,我指了指下面,「那个哥哥,以前你不是常和他玩吗?我记得,我们还玩过家家。你当妈,他当爸,我当你们的孩子。嗯?」「去!谁当他老婆了?」,说着二姐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。这次可是真掐,都红了。

  「姐!我可没这么说啊!这是你说的!」,我只说了玩过家家,她当妈,他当爹。我当孩子,我都没说什么,她倒炸毛了。

  「你还说!」,二姐又伸出她的魔抓。还好我机灵,一把抓住,要不腿上又得多一块红。

  「我不说了!不说了!都是我的错!我的错!」,我连忙求饶。「不说这个了,往下看!」。

  「小色鬼还看上瘾了!」,没注意,大腿上又被二姐掐出一块红。

  「嗯!」,我无耻的点着头。

  「你倒是坦白!小——色——鬼——,那你看吧!」,二姐说着就要起身。
  被我一把按住。她在次起身,再被我用力制止。几次下来,二姐生气看着我,「你要干嘛?」。

  「都来了,就一起看呗!」

  「要看你自己看!」

  「姐——」

  「姐姐——,姐姐——」

  「好来!好来!」,姐姐一脸不情愿的坐在我旁边。

  哎!真奇怪!一开始在这看的不就是二姐她吗?到现在,留下她一起看,反而一副不情愿的样子。什么和什么嘛?不管了,继续看。

  儿子用另一只手撑起身子,从水里起身。在不中断手指在妈妈体内抽插的情况下,起身蹲在妈妈身前。他一只手托起妈妈的乳房,将乳头送入口中,然后抓住另一只乳房揉抓着。

  他妈妈则一手摸着儿子的头,另一只手在儿子的后背上游走、抚摸。如果没有儿子下面插入母亲的手指,还真是一对有爱的母子,当然还得把衣服穿上。
  我突然就想啊,谁规定的母子之间就不可以有性爱的?儿子在有冲动一开始,第一个接触的异性,也是最信赖的异性,不就是自己的妈妈吗?由妈妈开启儿子的性爱之旅有什么不可以的?

  过了一会儿,妈妈突然身子后仰,双手向后撑着身子。乳房也在后仰中挣脱儿子的束缚,在空中弹跳了几下。双腿不断的摆动着。似乎本能的想要合上,又怕合上以后儿子的手指被夹住,无法抽插,中断快感的来源。还真是矛盾。
  「儿子,别弄了!——快——快进来吧!」,母亲终于说话了,恳求的声音中带着急切。此时,她脖子都透着粉嫩,嘴唇绯红张开着,喘着气,魅惑极了。
  「二姐,你说他真的会干上她的妈妈吗?」,我回头问身边的二姐。却看到二姐这时看得比我还认真。

  「我哪知道?我不也是第一次看到?」,二姐头也不回的说。

  「哦!」

  「不过,离这里不远就是他们家的地。赵叔叔现在应该在地里干活呢吧?」,二姐若有所思的说。

  「啊?」,我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着前面的母子,「那她们还敢在这里放肆?」。
  「呵呵!搞不好——」,我歪着头想了想,继续说,「搞不好,赵叔知道呢。」。

  「你牛!真敢想!」,二姐对着我竖起了大拇哥。

  我们没有继续讨论下去。总不能去问他们吧?或者去问赵叔?扯!

  此时,母亲已经躺在石头上,这石头好像就是专为她设计的,刚刚够她上身躺在那。双腿还是那样大大的打开着,只是屁股有一半挪到石头外。儿子正站在妈妈的胯间,岔开腿好让自己的胯骨和母亲的持平。

  儿子阴茎还很细嫩,比我老叔的那根还要细小,毕竟不是成年人。虽然已经勃起,很硬了,但是大半的龟头还被包皮裹着。他用手撸了两下,才让龟头全漏出来。用手沾了母亲肉缝里的淫水涂在自己的阴茎上,也惹得母亲屁股跟着一抖。
  儿子扶着自己的小弟弟,胯部一挺,居然一下子就进去了,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。接着就是胯部暴风骤雨般的挺动。

  「啊!——进来了!——儿子的小鸡巴就来了!」,母亲发出如释重负的而又舒爽无比的呻吟!她的乳房也随着儿子的撞击,波浪般的摆动着,两抹红润就像波浪里的小舟摇曳着,惹得我手上痒痒的,恨不得能抓上一把。

  「进来了!——妈妈的小逼——好热啊!」,儿子说着,舒服的昂起头。双手抓着妈妈的臀部,配合自胯部的撞击,使劲拉向自己,使得撞击的声音在池塘上空回荡。啪——啪——啪——。

  「哦!——好解痒啊!——啊!——小逼要被儿子操肿了!」,她的双手抓上她身下石板的边缘,手背上青筋可见。此时她随着儿子的撞击晃动着,就像大风中的树叶。而她抓着石板倒像是抓着唯一能固定她的救命稻草。

  我被那句「小逼要被拍肿了」,给刺激到了。眼前的母亲变成了二姐,那儿子变成了我。我在二姐的胯间驰骋,啪啪声不绝于耳。我幼小的鸡巴进出着二姐粉嫩的肉缝,小逼被我胯骨拍的已经红肿。

  想着这些,我开始喘粗气,身体不由得要起身将二姐扑倒。但是,理智告诉我,不行。不能惹二姐生气。而且,我现在的小弟弟的尺寸又能真的干什么呢?
  但是,我还是没管住自己,手摸上了二姐的脚腕。好滑、好细、好嫩!手掌上仿佛有一股电流,从二姐的脚踝上传来,电得我的整只手都是麻麻的。一直麻到我的心里。

  我都不敢看二姐,生怕看到她生气的样子。又不舍手上的享受,只好装作再往前看。眼前儿子的大力抽插、母亲的美妙呻吟,再加上手上的如玉美腿,天哪!我的心都要蹦出来了!太刺激了!

  我隐隐的等待着二姐的斥责,但是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我小心的用余光瞟二姐。她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,眼睛盯着前面。面色桃红,随着有些急促的呼吸,胸部起伏着。由于我在她侧面,透过她衣服纽扣的缝隙,我竟撇见了一点桃红。让我的心一阵乱跳。二姐的乳头虽然小,但是好美好水嫩!

  「赵叔朝着走过来了!」,二姐指着前面不远处。

  「哪儿?」,我顺着二姐的手指看去。可不,离着也就200 来米了。
  「被赵叔撞见就糟糕了?我们得弄出点声音提醒她们。」,二姐说着就要捡石头,往下砸。

  「别!」,我忙制止。我也想提醒,但是不能,我和二姐被发现的话,就说不清了。毕竟我们一男一女在这一起看人家母女野合,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而且,我也想看看他们碰到一起那火爆的场面。同时,还有一个想法,很疯狂,如果赵叔其实是知道他们母子乱伦的呢?

  「别什么?再晚就来不及了!」,二姐有些着急了,但是又无奈于无法挣脱。
  「好赖都是人家的事,我们参合进来。无论怎样,最后一定是我们不是人。我们是在偷看她们乱来,这事就不好听!无论如何,人家是一家人!」,我尽量压住二姐的手。

  说完,二姐想了想,看着前面还在努力运动撞击着的母子,「也是,就算怎样,也是她们应得的。」。

  这是,这对母子丝毫没有感受到危险的临近。依旧沉浸在性爱的快乐中。
  儿子的双手父抚过腰间、胸膛,爬上傲人的双峰。五指张开,像钩子一样抓住乳房,使得乳房有些发白。仿佛妈妈是一匹马,而双乳就是缰绳,他在妈妈这匹马上驰骋。

  终于,这对赤裸的母子进入了赵叔的视线。但是没有看到他有任何异常。反倒是他的儿子看到了他。儿子直起身,收回抓着母亲乳房的手,冲爸爸招招手,但是却没有停下胯间的运动。

  「爹!忙完了?」,儿子关心的问,没有丝毫的惧怕、愧疚。

  「忙完了!」,赵叔说着,来到石板边,坐在他老婆身边,抓起一只乳房就开始大力揉搓,「儿子操的舒服吗?」

  「舒服!——解痒!——」,说着,母亲伸手推赵叔,「去洗洗。想你大鸡吧了!」。

  「想吧?要说给你的骚逼解痒,还得是你男人的大鸡吧!」,起身,啪的一声拍在他老婆的屁股上,引得一声娇斥。

  我彻底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!他安然的看着自己的老婆被自己的儿子给操了,还问自己的老婆被操的舒不舒服,他老婆还让他去洗洗,好接替他儿子接着操她?!
  「牛逼!」,我转头看向二姐,吐出这两个字。

  二姐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,点点头,「怎么可能啊?!」。

  「就是!太扯了!」

  「我们是不是在做梦啊?」,二姐掐了一下自己的脸,「疼!」。

  「和他们家一比,你妈和爷爷那都是——」,心说不好,走嘴了,赶忙收住。没想到二姐并没有发怒,反而嗯的一声点头回应。我这才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。
  前面传来的啪啪声越来越重,越来越快。猛地停住了,儿子的胯部狠狠的向前拱着,仿佛要顶透妈妈一样。一分钟左右,儿子的鸡巴从母亲的肉缝中被挤了出来,鸡巴软趴趴的,就像被水煮透的茄子。随后,肉缝中慢慢溢出乳白的液体。
  儿子竟没有拔出来射在外面!居然射到妈妈里面了!他把精液射到里面了!射到妈妈的小屄里了!太扯了!

  儿子刚退出来,老子就急不可耐的补了上去。他用鸡巴挑起老婆肉缝里流出的儿子的精液,塞回去。借着老婆的淫水和儿子的精液,他的鸡巴整根全部没入。
  「哦!——好满!——好深!」,母亲满足的呻吟着。看来,刚才他儿子并没有让她满足。

  「被儿子搞完——再被老公搞——是不是——越来越得劲!」。

  「嗯!——喜欢——儿子上完——老公上——比抽大烟都赶劲!」。

  「我把儿子的——精液——都怼进去,让你生个——儿子的种!」。

  「好啊!——使劲往里怼!——你射在外面——让我怀上——宝贝儿子的种。」。

  「那,叫你——奶奶还是娘呢?」。

  「当然叫——娘!」。

  「那你——不成了儿子的老婆,我不成了你公公!」。

  「那你现在——不是在操——你的儿媳妇!——公公扒灰啊!——公公用力操你儿媳妇的逼。——啊!——用力操!——」。

  「儿媳妇的逼——好骚!」。

  「公公的鸡巴——好流氓!」。

  这一番超越常理的淫语,使得赵叔的撞击更加响亮,甚至双手托起他老婆的屁股,就那么托着挺动着,响亮的啪啪声更强于他儿子。

  同时,这违背伦常的对话,也引得我心潮澎湃。自己的媳妇,给儿子生孩子。媳妇变成儿媳妇,自己操媳妇变成操儿媳妇。好乱,好刺激。我甚至在想,媳妇和儿子再生个女儿,等长大了,再让她怀孕,生的该叫什么啊?

  要被弄魔怔了!

  我攥着二姐脚踝的手,不自觉的往上移。移到膝盖时,二姐的腿似乎微微动了一下,好像要撤又没撤。我甚至能感觉得到,二姐的腿上的肌肉在颤抖,皮肤变得湿湿的,应该是出汗了。

  还往上摸吗?搞不好二姐会生气的。但是,微微带汗的肌肤传来的触感,太诱人了。而且,前面的儿子休息了一下,也加入了进去。他居然抓住妈妈的一只乳房,还和自己的妈妈吻了起来。

  热血往上涌,我把心一横,颤抖着从膝盖伸进裤管一路摸上去,一直摸到大腿。摸到腿根和阴阜夹缝的时候,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。那里好温暖,皮肤好嫩,还有汗水黏黏的。

  我想二姐一定会生气了吧?我用余光瞥了一眼,二姐并没有生气的样子,只是脸颊红的厉害,就像被火烧了一样。

  她转过头,双手抱住我的头。瞬间,我全身的血都被抽干了。完了!二姐真的要生气了!完蛋了!我就不该手贱!怎么就没管住自己的手!摸什么摸啊!电光火石间,我脑子飞快的想着,自责着。

  只是,0.1 秒后,来临的不是二姐的责骂、怒斥,而是二姐的热吻。二姐在吻我?我不是在做梦吧?但是好真实啊!二姐的嘴唇好热、好润、好嫩。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。嘴唇本能的回应着。那触感,如飞云端,整个人都飘乎乎的,脚下软绵绵的。这是真的吗?我不是出现幻觉了吧!

  很快我就缓过神来,二姐不会是也像我一样看得热血沸腾了吧?要不怎么会这么主动的吻我。索性,我抽出在库管里摸二姐大腿的手,撩开衣服,摸上了二姐乳房。

  这就是二姐的乳房!好小的一座山丘!手掌就可以全部覆盖!但是——但是,好硬!好有弹性!皮肤嫩滑!这手感!小小的乳头在手心硬硬的顶着,弄的手心痒痒的。瞬间,麻麻的舒服感在手心蔓延开来,一直传到手臂上。好触感!好舒服!

  「别捏!疼!」,二姐推开我,皱着眉说。

  「哦!」。

  其实,二姐并没说让我把手拿开,只是说碰疼她了。我竟傻乎乎的把手抽出来了。

  「别看了!我们该走了。小玉小梅要是找来就不好了!」,说着,二姐牵着我的手就往回走。

  二姐的手滚烫的,握在手里软软的,弄的我的心痒痒的。这手,之前也没少握,就是没有现在的感觉。是我变坏了吗?还是我成熟了,懂得大人的事了?
  回头望望那个山丘。山丘的那面父亲、母亲和儿子的三人大战还在继续吧?我们家也会那样吗?还是我结婚后和老婆孩子会那样?要是生个女孩儿呢?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